网上彩票投注站 > 原创帖文 >


回忆重制"毁童年" 情怀表象下的“快餐”套路
 
《忍者神龟》系列电影票房大卖的同时,遭部分观众吐槽“全是套路”。
“葫芦娃”是许多80后、90后观众心目中的经典动漫形象之一。


  在中国观众眼中,《西游记》《葫芦兄弟》《舒克与贝塔》《黑猫警长》这些儿时记忆中的“虚构英雄人物”,无一例外地拥有精彩的故事框架和良好延展性的人物设定。其中,《葫芦兄弟》中7个身具各种超能力的好兄弟组团打妖怪的模式,更被网友推崇为可以编织出无穷新支线与新故事的精彩动画原型。
 
  近日,新版《葫芦兄弟》于30年后再登电视荧幕。但是,整体“萌萌哒”的画风、毫无新意的故事内容和场景动作,惹来众多批评。有观众吐槽,制作方打着“怀旧情怀”的旗号进行创作,实际上是在日渐多元、激烈的竞争面前,躲进集体记忆里逃避、取巧。另外一部受热议的真人电影《忍者神龟2》虽然票房一路走高,却有被认为是用怀旧的表象,堆叠出全是“套路”的快餐戏码。
 
  童话大王郑渊洁之子郑亚旗曾说:“现在大家都是在用情怀搞创作,情怀很重要,但是我认为不能当饭吃。”童年经典为何成了“毁童年”的失败之作?在这背后,是否隐藏着急功近利、情怀“变现”的隐忧?南方日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1.现象
  集体怀旧为何屡成快消热点?
 
  书写记忆,回溯昨日,原本是一种无可厚非的创作方式。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以下简称《致青春》),是近年国内影视创作打出的第一张成长的“怀旧牌”。作为“未映先火”的典范,《致青春》被定位为“大众青春文艺片”,不但吸引了大批70后、80后观众,年轻的90后也成为票房主力军。究其原因,《致青春》戳中了观众心目中关于青春回忆的“痛点”。
 
  “情怀挽救票房”的另一个例子是今年6月上映、改编自网游IP的电影《魔兽》。在该片全球4.3亿美元的票房中,有超过89%的票房收入都来自海外,其中中国观众贡献了2.21亿美元票房,超过一半,来自中国内地的票房成绩和影迷评价都远远超过了北美本土。影片一开始,当熟悉的游戏LOGO亮相时,放映厅内游戏粉丝一片欢呼。有观众评价说,《魔兽》电影版戳中的“情怀”,就是每个玩家青春岁月的缩影,难忘但不可重来,只能通过特定的方式重新回味。
 
  无论是换上新装、描上粗眼线的新版《葫芦兄弟》,还是《我是歌手》第四季舞台上老狼等摇滚“老炮儿”的重聚和老歌串烧凤凰彩票;无论是愤怒的小鸟、忍者神龟、人猿泰山等经典动漫、游戏角色纷纷重现大银幕,还是以哆啦a梦、hello kitty为主题的公众展览火爆登陆各大城市……这一切都在印证知名学者戴锦华的一句评论:集体式怀旧,往往能够迅速成为一个文化市场的热销卖点。
 
  近年来,“怀旧热”的持续升温,让不少影视创作者放下手头计划,转而寻找和挖掘集体回忆的“金矿”。“怀旧情怀在中国的流行,除了在全球化过程中的文化身份与指认方式,还在于它为当代中国都市人无处停泊的怀旧之船提示了一个空间、一个去处。”戴锦华表示,当这些失落在记忆缝隙中的碎屑,重新汇集、凸显在公众视野中的时候,它激发的是每个人“对自我的讲述”,也即“怀旧热”在心理学上的本质成因。
 
  2.反思
  “情怀”无法代替扎实优质的内容
 
  《葫芦兄弟》的重制和重播,也是顺应了这股“情怀消费”的潮流。让不少80后、90后重温童年,本来立意相当之好,然而,不可忽视的是,这股高涨的“怀旧”情绪,也存在因过度消费导致“虚火”蔓延的隐忧:一方面,“怀旧”风潮陡然刮起,带动和刺激了影视创作;另一方面部分作品存在用情绪虚化内容的弊端。
 
  就《葫芦兄弟》而言,原版的结构和人物设定算得上严谨和饱满,情节也相当曲折,无论从故事体系还是核心冲突设定凤凰彩票上,原本有着可以挖掘的深度及开阔的创作空间。但这一次打着“怀旧牌”的《葫芦兄弟》,却完全放弃了内容的再创作。新版的内容依旧是遵循了芦山神发现阴谋的故事大纲,复活了爷爷和穿山甲,让它们去找葫芦兄弟打败蛇蝎二妖,阻止金翅雕的阴谋……
 
  有观众吐槽:这样的剧情是不是有点熟悉?喜羊羊式的“你打我,你打不死我,我再去打你,我也打不死你”的无聊循环……并且乘以260集!“这真是一部IP底下好乘凉的快餐动画!”
 
  作家马伯庸眼中,“葫芦娃”貌似简单幼稚的故事后面,其实隐喻着一个关于信念、救赎和牺牲的故事。“比起锋利的刀刃,它更像是吟游诗人的纤细手指,只需不期然的几下撩拨琴弦,便触摸到了人类内心最深处,总能令我们在夜里惶然惊醒,然后怆然泪下。”马伯庸说。
 
  全是“套路”的“炒冷饭”,正是新版《葫芦兄弟》遭到诟病的原因。无独有偶,近期热映的《忍者神龟2》《人猿泰山》,也被认为是简单粗暴的视觉快感加动作戏份的快消化复制产品。
 
  有电影业内人士告诉南方日报记者:“拿青春片来说,‘青春’是对电影自身的定位,而‘怀旧’则是电影的营销定位。现在太多人把‘怀旧’定调为主题,其实是一种局限和错误。一部电影的内容才是主角,电影的类型归属是由内容来决定,而不是营销手段。单纯承继市场热点效应,套用‘怀旧’营销模式网上彩票投注站的作品,可以说是‘成也怀旧,败也怀旧’。如果将‘怀旧’这个营销噱头拿走,你会发现,有些作品几乎无法归为任何一种类型,内容和定位都是混乱的。这样的作品自然无法找准观众,打动观众。”
 
  另外,还有评论指出,一味借助“情怀”的天然吸引力,以大众心理取代内容,将“消费”作为文艺创作的最先考虑因素,这对于远未成型的中国电影、电视及动画市场伤害很大。
 
  “我们迷恋,我们言说,我们到底是在营造一些虚假的、被别人导演的梦幻,还是在推出一些自觉和自信地去找寻自己、塑造自己的电影?”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眼中,“怀旧”提供给电影的只是“万分之一个情绪出口”,永远不能代替真正优质的内容。
 
  ■网友反响
 
  @lewsalace:当前世界电影视觉效果、美学倾向,几乎都是建筑在西方美学基础之上的,对于传统东方美学的表现一直非常乏力。我们可以看到目前我国拍的各种古装、传说、神话大片,无论找哪家特效公司,最后效果都非常勉强,我觉得这真不是烧钱多少的问题,实在是因为西化美术、视效的路子不适合东方审美。
 
  我们可以想想国画那种东方式的飘逸美感,绝对不是靠堆积细节、把物体做得“逼真”,就能展现出那种意境的。所以我认为葫芦娃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动画片如果要改拍成真人电影,视觉效果上必须另起炉灶,寻找一套能较好地表现我们东方美学元素的视效解决办法,这个时候再拍不迟。
 
  对于葫芦娃,我支持拍,而且要早拍、多拍。只有不断探索,才能找对路子。目前我心目中,徐克在这方面探索比较多,但是离理想效果还有距离,还要继续加油!
 
  @FROZENMOON:《忍者神龟2》就是4个宅男救世界的故事,其中有书呆子、有健身狂人,偶尔出来大家一起打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种普通人变身英雄、可以随时带入的感觉,大概就是他们从小喜爱看忍者神龟的深层原因吧。
 
  @匡靖:怀旧的背后实则为一种社会风尚层面上的预警,那就是随着社会现代节奏越来越快,80后在应对和适应过程中,呈现出一种“初老”心态,从而通过怀旧暂时性避开现实,寻求心理慰藉。借用一句话:“怀旧是一种丧失和位移。”
 
  ■记者观察
  “情怀”需谨慎,风险或更高
 
  近几年来,“情怀”成为影视创作的一种“套路”,它让许多作品成为一个个引发共鸣的社会话题,影视作品本身的质量反而变得次要。就拿最近《大鱼海棠》的传播热潮来说,它用国人对“国产动画电影”的天然情怀燃点了情绪high点,再借助社交媒体席卷了大批路人观众。当观众吃下这剂关于情怀的“安利猛药”时,纷纷奔赴影院贡献票房。无论赞弹如何,《大鱼海棠》已顺理成章地赢得了商业价值。
 
  今年陆续热映的《百年朝凤》《致青春2》《忍者神龟》《魔兽》《愤怒的小鸟》《葫芦兄弟》等,无一不是披着“情怀”的外衣,让观众心甘情愿地为其埋单。尽管“情怀”的变现能力很强,能填满投资方的荷包,却也助长了一个怪现象——即便是质量普通的作品,却总能因为“理想”、因为“回忆”,而有了免于批评的借口。
 
  “情怀”这把火,很难说是谁先烧起来的,但如今似乎只要提到这两个字,就永远也少不了追随者。“情怀”就像是一艘遥远的海上巨轮,人们站在岸边眺望它行走过的轨迹,虽然对巨轮上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却又不自觉地想要追随它抵达行驶的终点。
 
  不仅如此,《阿凡提》《还珠格格》等经典作品也都陆续传来翻拍的消息。这些裹挟在“情怀”之中的作品,到底能否再度掀起关注热潮,有待观察。
 
  但可以肯定的是,当越来越多的文艺作品都在拼着命以“情怀”为看点招揽观众时,越来越多的失望必将随之而至。其实,在作品面对公众的那一刻,创作团队就应该将“情怀”背后的盘算放下,用作品本身赢得尊重,或者他们应该想想,这部作品配不配得上公众对情怀的期待。“情怀”虽好用,风险也更高,毕竟在这快节奏的年代,观众的心理期待是最经不起折腾的。不能以品质服人的作品,必将遭到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