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彩票投注站 > 精华帖文 >


[转贴]海岩:我是江郎才尽又有什么关系?
独家专访海岩:我是江郎才尽又有什么关系?

2007-11-22 15:51:36 来源: 南都周刊

《五星大饭店》登陆央视,让今年20岁的海岩剧更具纪念性的象征意义。53岁的海岩,喧嚣浮华背后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夜半时分,记者与海岩连线一个多小时,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双重性格:一半是编剧的感性与敏感,一半是商人的理性与精明。在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害怕竞争的海岩。他敞开心扉,谈海岩剧的退化、转型,说自己也曾“寻枪”,渴望退休。


编辑/张海律 美编/康哲峰

采写 本报记者 张守刚
论状态议作品
我确实江郎才尽了,但书再版和我江郎才尽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观众对我关注太高了。
我心理脆弱,不大乐意听批评的话。
我之前只是半转型,或者假转型?
海岩模式是不能复制的,它的基础是文学创作。


谈枪手说性格
如果曹雪芹的《红楼梦》让我署名,我愿意署。
用枪手更累,比我写还累。
今年我曾经提出辞职,后来被谢绝了,下面的部属也集体不让我走。
我特别渴望退休,退休是我个人的共产主义愿景。


海岩

《五星大饭店》剧照与退休梦


每天忙碌而辛苦地生活着。


期望驶向远离城市的彼岸。


过上吃睡自由的退休生活。

【退化?】
“我就是在走下坡路。”

  为拍《五星大饭店》,海岩变卖了家里珍藏的几件古董家具。现在《五星大饭店》成功登上央视一套的黄金档。他说此举虽然对张峻宁、牛萌萌等演员的蹿红大有好处,但他的投资目前却难以收回。更让他不爽的是,近年来他每一部作品出来,几乎都褒贬参半。“海岩走下坡路了”等质疑的声音愈来愈大,这部热播的《五星大饭店》也未能幸免。

南都周刊:对“海岩走下坡路”这样的问题,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麻木?
海岩:遇到这种问题,我就回答说:是,你看得太清楚了,我就是在走下坡路。你说我该怎么说?我不能说,我海岩没有走下坡路,我正在上坡,或者我在平坡上走着呢!前段时间我有本书再版,有记者就问我是不是江郎才尽了?我回答说,就是我死了,我的书也可以再版啊!我确实江郎才尽了,但书再版和我江郎才尽有什么关系?

南都周刊:这似乎都是你的气话?
海岩:我觉得观众对我关注太高了,众目睽睽,观众看了电视剧跟想象的不一样,就猛烈批评我,所以我是比较倒霉的。举个例子,我们昆仑、君悦、索菲特等这些最有名气的酒店,就经常遇到类似情况。有一次,我在索菲特酒店发现一个客人在对服务员发火,服务员在给他解释,这个客人根本就不听,说:“不用给我解释!我住的是索菲特,索菲特不是这样的!你说这怎么办?”

南都周刊:你近来对批评你的媒体不是很高兴,这与你的年龄有关系吗?
海岩:我说过,我心理脆弱,我不大乐意听批评的话。这有点自嘲的意味。这是信息时代,有理没理的信息在网上都有,要保护自己,有些让人窝火的东西就不凤凰彩票要看了,人生很短暂,过一天快活一天。过去,有人跟我说某某背后说你了,我就很着急问,到底说我什么了?但知道了后,就很生气。现在有人跟我说,知道吗,有人背后议论你了,我就问是好话坏话,如果是坏话,我就回答不要跟我说了!现在,我对坏话没有好奇心。

【转型?】
“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型。”

  从1987年的《便衣警察》开始,转瞬间,海岩剧竟已迎来20岁生日。一些网站早已推出“海岩剧20周年纪念专辑”,对此海岩说,不喜欢这个样,好像自己太老了,到了该纪念的年龄。“我没跟年轻人来往,但我写的年轻人的情感,观众也认同。你要说我老,我就不大喜欢。”记者请他列举自己心目中的代表作,他的回答是: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南都周刊:想不想创作一部让观众完全陌生的作品,去掉“海岩剧”的标签?
海岩:我每完成一部电视剧,都有人说我在转型。《深牢大狱》写监狱生活,《金耳环》写了家庭的悲欢离合,都有人说海岩转型了。到了《五星大饭店》写了阴谋与励志,又有人说,这次海岩是“真转型”。那之前只是半转型,或者假转型?还有什么华丽的转身啊,脱胎换骨啊,说什么的都有。

南都周刊:你自己不在乎这种评价?
海岩:我就没有什么型。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我就是要想写新的东西。就像水浒一百单八将,每个人都上梁山,但每个人上梁山的故事不一样。杨志卖刀,林冲也卖刀,读者不会因为看过杨志卖刀,就不看林冲卖刀了,大家还是看啊!海岩剧是类型剧,这一部和那一部有很大的不同,我不会克隆之前的故事。

南都周刊:去年的周一围等,比起之前的陆毅等人名气差了很多,这似乎成了你近年来“造星能力”在减弱的佐证?
海岩:我觉得还好啊。周一围在去年一年是成长速度最快的新人,得了很多“最佳新人”奖项,还跟赵薇、潘虹等大牌明星合作出演男主角。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他的片酬500元涨到5万元。我们要看到,《阳光像花儿绽放》的播放频率不如《玉观音》和《永不瞑目》网上彩票投注站,现在广电总局规定不能三家以上卫视同时播出,播出平台不一样了,还有选秀节目的冲击。所以,分析问题一定要具体化,你可以说周一围没有陆毅那么火,但你说造星能力,这样比较就有问题。

南都周刊:大家都在说海岩模式,如果你的模式能复制,出现多个海岩,我们的电视剧市场岂不是更热闹?
海岩:这是不能复制的。所谓海岩模式的基础是文学创作。比如现在有另外一个人,叫岩海,连续十几部戏都得到观众认可,而且没任何明星来演,这容易达到吗?《激情燃烧的岁月》大家看到的孙海英和吕丽萍的表现,如果换成新人,那就不行,这是第一。第二,目前国内编剧有的戏写得好,有差,不能保持状态。有人说,中国有畅销书,但没有畅销书作家,除了海岩是。畅销书作家要每一本都要畅销的,今年的《舞者》写得过长了不大好卖,但三个月还是卖了30万册。至少,我在创作方面还没走下坡路吧。

【寻枪!】
“我所有找枪手的经历都很失败。”

  海岩自称,他可能是国内最勤奋的作家。“你到我们公司车队问问,海岩有没有晚上8点之前走的时候?晚上8点后我才回家吃饭,夜里11点多开始创作,写到次日凌晨3点左右睡觉,然后八九点钟上班。”每年有半年到8个月,海岩都是这样的创作状态,连续十多年了,每年写80万到90万字。曾有年轻人在海岩面前说自己很辛苦,海岩调侃他说:“当着老人数皱纹,你对象找错了啊!”

南都周刊:保持这么高的创作成绩,你似乎是个精力很旺盛的人。
海岩:我是个意志力还不错的人。一直有人怀疑我这么忙,剧本肯定有枪手代替我写,当时我拿出手稿证明自己清白,大家又说,海岩身体好啊。好像那意思是,海岩你身体这么好,不写白不写,写死了活该。现在不都这个样子吗?表扬我的话没人信,说我做坏事或者有特异功能就有人信了。

南都周刊:有创作班子不是很好吗?
海岩:我真的试过找枪手。比如《玉观音》起初是尹力导演,他找了个编剧将高潮提前,我看了后就不同意。台词百凤凰彩票分之八十都改过了,让我觉得很滑稽。现在要重排《便衣警察》,其实也是找了两个人,写了故事大纲,主要情节和人物套到了现在的环境中,里面还写到新加坡。我觉得这个剧本,中上水平吧。制片方说,只要海岩同意署名,我马上给你100万,但我还是不想署名编剧。如果曹雪芹的《红楼梦》让我署名,我愿意署,因为我喜欢啊!这些写手的东西我根本上还是不喜欢。

南都周刊:有没有成功的枪手案例?
海岩:有做了一半的,就是现在正播的《五星大饭店》剧本。当时他们就给我找了十几个枪手,我都不认识。当时,我每天花了400元请了一个速记员,把我的话包括情节、人物、对白都写了下来,然后这十几个人根据我说的,就开始替我写剧本。首轮过后,我从十几个人中挑出了两个人,加上制作方、出版方、速记员等一帮子人,跟我一起开会,每周弄两次。那两个枪手根据速记的内容改成剧本的样式,然后挑出一个比较好的打印出来,交给我再修改。但改来改去,感觉总是不对,不到一半我放弃了。用枪手更累,比我写还累。

南都周刊:都失败了?
海岩:是的,我所有找枪手的经历,都是失败的经历。我不是不乐意用枪手,但他们的东西不行,我不愿意署名。作家刘心武跟我说,其实有团队创作是很牛逼的事啊!根本不用出来澄清的。

【退休!】
“我害怕竞争,不愿考试和冒险。”

  海岩承认自己有双重性格。表现在职业上,除了编剧身份,他还是锦江(北方)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旗下30家企业拥有上万名职工,上百亿的资产,他手下光总经理级的干部就100多人。他有着从事文学必须的感性、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是他天性的一面,同时,他又有着企业管理者必须的理性、控制力和喜怒不形于色的特点。他自我总结说,酒店界没有他这样的管理者,作家圈也没有他这样的作家。

南都周刊:两种性格中,哪一种更靠近内心的你自己?
海岩:算命的大师跟我说,我有三层火、三层土,内心很丰富热烈,表面很平静。所以,我命相上具备了走这两种路线的素质。我本姓“侣”,一个人两个口,能吃两家饭,似乎也是冥冥中的一种安排。实际上,我是一个害怕竞争的人,我不愿意考试,不愿去冒险,一切在掌控之后才放心,不喜欢在风头浪尖,给自己留很多余地才比较舒服。这种生活状态,让我在哪个领域中不去做第一,也就成了第一。

南都周刊:上班,写作,赚钱,这样忙碌的生活还要坚持多久?
海岩:我这一生没有享受过生活,我是中国旅游协会的副会长,但自己好像没出去旅游过。酒店在香港上市后,竞争力过强,思想更新太快,每天都在追赶,工作的乐趣被劳累消磨殆尽。今年我曾经提出辞职,后来被谢绝了,下面的部属也集体不让我走。10年来,我应该是全世界创作最多的汉语作家,我特别渴望退休,退休是我个人的共产主义愿景。远离城市,远离工作,想睡就睡,想抽雪茄就抽雪茄,想喝豆浆喝豆浆。前段时间我找了个大师,他说我今年的命太差了,明年就转过来了,就不会累了,心情也就好了。我不知道大师说得对不对,那我就等到明年看看吧,我希望明年能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