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彩票投注站 > 文化散论 >


容斋新读01-05
容斋新读01-05

11、敕勒歌

黄庭坚说《敕勒歌》的创作,虽然搞错了作者人头和作诗的缘由,但是评论此诗说“仓卒之间,语奇壮如此,盖率意道事实耳”,这3分句说得好。第一分句属于临时命诗,急就章;第三分句是讲“脱口而出的写实”;第二分句是说诗艺。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讲到生活是唯一的源,真有道理。

12、浅妄书

有书,有证,有辩。浅妄书的最基本荒唐是乱说时间,所以容斋主说浅妄书看起来言之凿凿,其实鄙陋不堪驳斥,“然颇能疑误后生也。”今天有无浅妄书我不知道,但是浅妄言多,尤其对文大哥。什么非法抄家、私设公堂、刑讯逼供、焚书辱儒……70后开始就以为肆意十年,都是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部署战略的”。其实上述这些乱象最多两年,即文大哥最初两年,全是刘邓转移中央规定的文大哥大方向,实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策略,妄图终止毛主席的反腐败(走资派)反投降(反动学术权威)的运动。恰恰是毛主席中止了上述乱象。随着刘邓公然打倒,上述乱象全部没了。因此今后读到用上述乱象来控诉文大哥的,要一定要注意讲明年月了没有,没有的,就是“浅妄言”。

14、文烦简有当

容斋主说:“夫文贵于达而已,繁与省各有当也。”可见“达”指意思“到位”。而为到位,用字是多还是少,各有适当,不能只强调少为好。容斋主以《史记·卫青传》和《前汉书》的同样内容作比较。《后汉书》是提取公因子写法,a(b+c+d):《史记·卫青传》是把a乘进去的写法。容斋主说《史记》写法“网上彩票投注站朴赡可喜”。“朴”就是说马迁的写法不精简;“赡”是说这个不精简反而带来语义的丰富。容斋主说得对,但是少一重条件。马迁写法适合于情感文章,《史记》不但是史书,也公认为是文学著作,饱含马迁的悲喜爱憎。后世官史如《后汉书》都作为专门著述来写的,尤其要避免文学性,自然以精简为上。

15、地险

容斋主以曹操、朱温为例,指出地险不如人德。这样的说法很有中国味道。但是我要指出,这话对据地险的守方要特别警惕。而对于攻方而言,要更多地考虑技术问题。

17、解释经旨

“经”就是高级的理论书吧。解释经书的要旨,容斋主夸奖孟子,说“简明”,其模式是好比用白话将文言翻译一遍。但是采用或接受这样的解释方略是有条件的,那就是1)解释必须单一,或者敢于武断,“我说这句就这么个意思了”,得这个腔调;2)对初学者比如小把戏做解释,如“学了新知识就要经常复习”,不能“学,知新;习,温故”这样;3)只明了整句意思,却混沌于字词。因此这样的解释方略不是万能的。陈寅恪就表彰杨树达疏证《论语》的方略,那就是堆砌他书对《论语》某则某字词的用法,而树达很少说自己的话。这是通过“语用”来一词虚含数义地理解《论语》一字词的含义。我读杨树达《论语疏证》,觉得理解很丰。中国人讲学论道比较地不注意讲条件、讲局限,容易要么全面肯定,要么全面反对。这是实质上反映了中国人容易思维简单,简单为认为事物的属性只是二分的,比如要么好,要么坏。即便容斋主也顾头不顾腚,自相矛盾。在《文烦简有当》则里,还说有时候烦比简好,这里就一律说简明好。

19、坤动也刚

容斋主夸“临安退居庵僧昙莹”说坤动也刚“网上彩票投注站最为分明有理”。我不以为然,因为僧昙莹完全是教条主义,他的解说模式好比是:“动”是毛思想里来的,所以动起来是刚的。动啊,一开始是马主义的,后来是列主义的,再后来是毛思想的,所以它一直是刚的。我还是欣赏《坤》卦《文言》曰“坤至柔而动也刚”,单纯概述现象的,即软的东西运动起来也会很硬的。比如鞭子的抽打。中国武术的地上格斗有兵器“绳鞭”、“九节鞭”,都是软兵器。但是有法地挥舞起来就像棍子,打击力很强,又不失缠绕之柔。真是软硬兼施。古人没有科学,讲不出现象背后的道理在于“刚”是惯性,柔是“加速度”,因此难免瞎编说法即理论,八卦就是这种瞎编理论。编理论是人的理性的天性,但是不可以过分,所谓推理不可以过度。僧昙莹就过度了。因此,理论不够或不力时,如实的描述是最可贵的。

21、十年为一秩

对的,七十为七秩。但是要补一句,“破十入新秩”。容斋主引白居易:“年开第七秩,屈指几多人。”洪注白“时年六十二”;白居易又云:“行开第八秩,可谓尽天年。”自注曰:“时俗谓七十以上为开第八秩。” 可见“破十入新秩”是世俗习惯做法。

22、裴晋公禊事

十五人合宴于舟中,自晨及暮,前水嬉而后妓乐,左笔砚而右壶觞,望之若仙,观者如堵。”抟扶摇按,玩“画舸”的全面描绘。

28、诗谶不然

容斋主破迷信,反对不经意的说法在将来应验的说法。他举白居易的例子。“白公十八岁,病中作绝句……”按照诗谶,白居易当短命,“然白公寿七十五”。人生七十古来稀。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9/16 10:19:00 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