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彩票投注站 > 猫眼看人 >


哲学思凤凰彩票 考----道与世界的隔阂
哲学思考----道与世界的隔阂

中国的哲学,如果说中国有哲学的话,道就是中国哲学的核心概念,而道与世界哲学的话语权之间的隔阂是明显的。除了“人道主义”这个称谓之外,在别的地方很难见到道单独出现在世界哲学和文化之中。所以,道就仅仅是中国哲学和文化只有少数人在使用的概念,大多数的中国人也不知道什么是道。这样中国哲学的话语权的问题就是明显的。

世界哲学中的“理念”就是最普遍的,以及“普遍性”“必然性”这样的概念也是最流行的。中国哲学的道可能是普遍的,必然性的,但是中国哲学的表述中没有达到这样的认识程度。道还是一个至今都模糊不清的概念。这个概念与宗教神学对立,与自然对立,道就是独立不移的东西。那么中国人就造出来一个与自然,社会和宗教都毫无相干的概念?道是怎么样与别的东西产生联系性的?道不仅在中国的哲学中成为孤岛,也在世界文化中成为孤岛。这个道与万物的关系什么怎么样的?尤其是它自身是怎么样的?都是模糊不清的。

道不可能有自己的前提,道就是原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样的一个体系似乎是道与万物的联系。但是这样的联系与现代科学所开辟的路子还是不对接的。相对论和万有引力与道的关系是什么?道似乎还是一个孤立的东西。这样道就与世界哲学,科学都是隔阂的。道最大程度是在人文中北模糊性地强制性的解释,因为人文是很难被证明的东西。道在世界哲学的话语权的淡化,中国人在世界交流中不能随随便便说,道啊,道啊,这样说别人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就是难点。难道中国人真正创造了一个古怪的东西?不是。还是一个汉语背景下的文化沟通问题。道就不是一个世界哲学中的普遍交流的概念。这样道也把中国人变成古怪的人,古怪的思想。

难道中国人真正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制造了谁也不能懂 的概念?可能还不是。从世界哲学的视角看中国人,道,只能看到这是一个古怪的思想,古怪的表述,这种表述很难大众化。即使是在中国本土也是如此。中国的老百姓都不知道道是什么。极少数的学者也很说清楚道是什么。

因为中国汉语的独立性,中国人的道与世界哲学文化的概念很难兑换,这样中国人就从本质上很难与世界沟通。在中国人内部也是如此,道可能只有极少数的人模糊性地解释,大多数人不知道。人们可能知道普遍性,必然性这样的概念,但是不知道道是什么。道是不是普遍性的,必然性的?这个定义是怎么样的?至今莫衷一是。

在翻译的时候道只能被音译。那么西方人就不知道什么是这个东西,以及这个东西是什么。总的来说,中国哲学的在世界的话语权显然是很少,中国人在世界中交流很难把道说出来。因为无人知道是什么意思。除了人道主义。人道主义和中国式的人道也是不一样的。和道也不一样。这样西方人就看见中国人是古怪的,中国哲学也是古怪的。这种古怪不是像看印度哲学那样,印度哲学还是可以走向世界的,因为佛教的传播,印度的哲学还是带有普遍性和必然性的。其次是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会出现这样古怪的概念,不能解释的概念,中国人以此为荣。认为中国人是最聪明的,制造了世界几千年都不能理解的概念。道是感性 网上彩票投注站的还是理性的?道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道是实用的还是虚拟的?道是实在的还是虚无的?都是问题。。。这还是不能与世界哲学文化交流。

在二十世纪之后,中国人接受了西方文化的概念,以此概念才能与世界交流。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概念都被西化了。这样才能和世界交流。这就是中国文化被世界同化的过程,这种同化中古汉语被踢出历史舞台,汉语中吸收了无数的外来词。英语,法语等各种语种进入汉语,中国人说话,写文章都不能用自己的本民族的道来与世界交流。所以中国哲学的话语权就被淡化出局了。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白话文,都是以外来语的概念来与时世界交流。世界哲学文化并没有接受中国的道这个概念。中国人自己还是拿着道这个东西,但是是少数人在那里把玩,运用还是很狭隘的。

中国人把道看成是万物的本质,为什么不能与世界性的哲学文化交流?这就是很尴尬的。还意味着中国人因为很难被普遍化 的概念而把自己变成古怪的。古怪的思想和古怪的行为。世界文化走到中国这里就犹豫不决了。中国人拥有这样难以理解的概念,只能把自己束缚起来。既不能被自己解释,也不能被别人解释,也不能与别人以中国的概念交流。这样道就把中国人和世界也隔阂起来。世界看中国,中国看世界都是古怪的,中国人看不起西方,西方也对中国很难理解。

是不是一种概念把中国人与世界交流隔断了?中国自身的哲学文化一是这样,古代,古文也是很难理解的。现代人对古代感到遥不可及,即使是在理性的理解上也是如此。中国比印度更加难以理解,就是因为中国制造了谁也说不清楚的概念。既不能被自己解释,也不能与别人普遍性的交流。中国人中的少数人也会因为谈论道的问题而被老百姓看成是古怪的人,更何况在世界上?那么这个道是不是因此而把中国人与世界隔开,把中国人中的少数人和大多数人隔开?那么道就不具备必然性和普遍性了。因为普遍性的东西的流行面是最大的,为什么中国式的道却仅有极少的存在空间?----就可理解性和交流性而言。你拿着一个古怪的概念,大家都不懂,你自己说是万能的,这样岂不是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