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彩票投注站 > 经济风云 >


双墩文化的“彭”字



此图所示乃是古代神兽——豕韦氏的图腾“并封”,据《山海经•海外西经》:“并封在巫咸东,其状如彘,前后皆有首,黑。”
“并封”反切就是“彭”字(类似“祁连-乾、胡阑-环、壁厢-边、曲连-圈”,汉语字词之原初形态也),呜呼,双墩文化乃BE5000年,大彭氏最起码有七千年之久也!并封、屏蓬、防风、逢蒙、冯冯、峰峰、斌斌、梆梆、……,可能是同源词。英文“swine”就是“豕韦”,英语“pig”就是“彭獦獠”的缩略语(不缩略的同源词语有“榜加剌”,是南亚重要地名,可能也跟大彭氏后裔分支有关),注意猪的“皮革”对于华夏祖先来说应该是基本皮料。马牛羊没有从西方传入前,猪是我们祖先最重要的经济家畜,其繁殖力高,伙食比狗次,易饲养,所以无“豕”不成家。中国这片古老土地上家猪驯化极早,也说明了我们民族农业历史十分悠久。
音形义无不切合,东亚人很早就饲养家猪,并且敬奉野猪神(可能以此之故,东亚土著有信奉伊斯兰教的,就把猪跟回回祖先联系起来了——其实是远古图腾在黎民百姓中的文化遗存),同样是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也有“猪”的雕塑形象,而且据说河姆渡文化和红山文化都有“并封”形象的艺术品。不要奇怪天蓬(彭)元帅的名号和掌管天河(恒河,成纪水)的职位,不完全是吴承恩的杜撰,内里的确有远古文化的根基。
并封、屏蓬指双头猪,只因为猪是早期主要的家畜而已,“彭”当然不一定指猪,而且“彭”字的更早词义可能起源于敲鼓——除了牛皮、羊皮,猪皮也能用作鼓面,注意鼓在很多原始民族中是权力、法力的象征,这个音乐文化起源很古老;鼍皮也常被制鼓,鼍又称“猪婆龙”,说明还是用猪皮制鼓的历史更久远。敲鼓一般用两个鼓锤的,这就是“并”(柄,对于鼓锤,最主要的就是柄,权柄由此而来),而“蓬”、“膨”、“绷”,乃是鼓的形状或制作方式,“砰”、“嘭”、“嘣”,是敲鼓发出的声音。古籍中常把“鼓城”和“彭城”混为一谈,《世本》就记载“黄帝居涿鹿,涿鹿在鼓城南。”此“鼓城”常被其他书籍引为“彭城”,大概与“徐无之戎”在历史上的屡次迁徙有关。古中山国地区有河流叫徐水、涞水,跟易水很有关系,而中山国君后代以“易”为姓,可见该河的重要性。注意鼓城与鲜虞-中山的关系,鲜虞相当于华夏族是异族,很可能本来是蚩尤遗民,战败后没入黄帝部落(所以有地名怀柔、怀来,类似怀姓九宗;“怀”,大概与“淮”、“槐”有关,并与鬼方有关,而鬼方先世,说不定和神农氏有关),并州、开封等地名或许本源于此。而类似“祁连-乾”的略语方式,“阜阳”、“凤阳”、“鄱阳”、“富阳”、“平阳”、“濮阳”、“滏阳”、“白洋”、“汾阳”、“彭阳”、“波昂”或许也是相互近音的“房”、“冯”、“庞”、“逄”、“彭”等地名和姓氏的一种原始语源。彭人历史悠久,所以迁播绵远,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是时四川盆地一带就有了西迁的大彭氏部落繁衍生息,今日四川盆地有地名彭州、蓬安、彭城、酆都、郫邑,可能就与这些远古部落有关。西南夷的铜鼓文化,大概也与大彭氏部落的鼓文化有关。
彭可以由“并封”引申出很多词义。《詩•齊風》行人彭彭。《詩•大雅》駟騵彭彭。《詩•小雅》四牡彭彭。《詩•魯頌》有驪有黃,以車彭彭。可见在古汉语中,“彭彭”不但是雅言,意义也很重大,其实彭彭的“彭”就是指并排的两位或两匹(从春秋以后,马就成了中国地位最高的家畜,提六畜一般都是第一位提及的),所以“彭彭”就是接踵摩肩、鳞次栉比的意思。“彭彭”(同义词“冯冯”,“冯”从二马,则“冯冯”即指驷马,驷马难追之意与此相关。“峰峰”则可能与骆驼有关,一峰骆驼有两个峰,两头骆驼有四个峰,古代用骆驼运煤,邯郸“峰峰”矿区之名极其巧合)指并排的四匹、四头,也就是(驷马、四牡)自然就有的含义。车轮也是成对的,行走起来也是砰砰作响,用“彭彭”形容十分恰当。单只的猪叫“猪猡”,而锣也的确是只用一只鼓锤敲击的乐器。
呵呵,其实英语单词“people”、西方人名“皮蓬”、“庞培”、“鲍勃”和法国“波旁王朝”之名也是来源于此。皋陶跟大彭氏似乎很有关系(《周礼•考工记•韗人》:“韗人为皋陶。”这是制作鼓身,蒙上皮革就成了鼓),皋陶和彭祖的后代一直是江淮地区重要的方族部落(东夷、淮夷)。皋陶的后代建立的方国如偃国、英国、六安国与“英格兰”发音接近,徐国与“苏格兰”发音接近,费国与“威尔士”发音接近。嬴姓是少昊部落的姓氏,少昊部落有金天氏,就是西方上帝。金者,黄色,天者,头颅,可能是指“黄头”,后世“黄屋”之谓来源于此。波旁王朝皇家姓氏来自于中国远古从母亲得姓以及从封邑得姓的传统,而其地名之来源可能与古代大彭氏支裔的迁徙有关。
注意威尔士人是不列颠相对更早的移民凯尔特人的后裔。“凯尔特”发音接近“葛天”或“谷於菟”(注意早期汉语可能是与其他原始民族语言同源相关的),“姑射”也就是“谷神”,应该与英语单词“ghost”、“God”同源。说明凯尔特人与鬼方同源。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斯拉夫发音很接近新罗古名“徐罗伐”,而古代冀州之地有“西落鬼戎”、“徐无”等族名地名,可能与鬼方及徐无之戎有关。这说明东夷西戎确实有文化上的同源关系,符合少昊既是东夷祖先又是西戎上帝(白帝)的历史传说。徐州又称“凤城”(“凤”发音和“彭”接近,其南有“凤阳”),正是少昊部落鸟图腾崇拜的文化传统之体现;徐州古称彭城,合乎大彭氏之称;徐州有丰县,丰县之名,可能与并封、封豨有关,也就是与大彭氏有关。“先有徐州后有轩,惟有丰县不记年。”双墩文化古老到遥远的史前,加上这则谚语,足以印证大彭氏初文久远到无法追记,也证明淮河流域早在七八千年就是华夏文化重要的策源地之一,而刘邦以一介布衣龙兴于丰沛,实得黎民之心(汉高祖起兵时祭祀蚩尤,良有以也,或许“丰沛”这个词也与“风伯雨师”有关)。
东夷作为岛夷,很可能一直航海到了中东和欧洲,腓尼基(发音接近“飞廉”,发音接近“绯尼堪”,绯是红色,尼堪是南,合乎朱雀、迦南之称)人和维京人(维京人的龙舟可能和中国的龙舟同源)可能是其后裔。夷狄同源,河北平山县的中山国大墓有与埃及相类似的以船陪葬的现象,这种葬俗与中国南方以及东南亚直至斯堪地纳维亚的船棺葬现象,应该都是少昊文化传播的影响。少昊部落在尧帝之后浸微,极可能与“十日作乱”之后被尧帝属下的夷羿部落镇压有关。由“昊”的本义可知,少昊部落衍生的族群基本是奉行太阳崇拜的,当其文化衰落、群雄并起时,其部落联盟的各支首领们可能就纷纷以太阳自比。在那个生产力不发达的年代人民不可能供养这么多统治阶级,况且天无二日,中央王朝也必然派遣军队讨伐,由于夷羿的武功,少昊族群很多被逐出华夏,其中多数都化作了岛夷和西戎(留在华夏的大费、大廉、中衍、若木,其鸟身人言的形象是少昊文化鸟崇拜的孑遗,启、益之争曾经又使一部分东夷远避荒海,《山海经》记载在南海、西荒都有羽民,西方神话中和印加神话中的天使也是羽人,骆明、若木和罗马、罗姆苏丹国这些特殊名词应该也同源),埃及、美洲的太阳崇拜,都与华夏上古的太阳崇拜很有关系——比如鹰神都比蛇神厉害,但既有鹰神又有蛇神,明显是少昊部落鸟图腾以及更古老的太昊部落龙蛇图腾的写照。
作为少昊后裔的西戎以塞人的身份西迁,《大荒北经》:“有人一目,当面中生。一曰威姓,少昊之子,食黍。”这就与“威尔士”这个地名也很有关系了,中山国所在地在古代也被称为“威州”,现在河北省有威县(以及魏县、蔚县——虽然发音是“玉县”,“尉迟”的发音其实也接近“威尔士”、“威廉”,或许也和“飞廉”有关,中山国遗址确实发现了飞廉铜像),可能是与威尔士同源的远古文化地名,记录了鬼方也就是戎狄的西迁。西迁的人普遍被称为塞人(比如“凯尔特人”也叫“塞尔特人”),这是有历史传统的(汉语“塞”和“西”发音接近,威尔士在英格兰的西方,而英语的west和汉语“威”也接近,隗是少昊后裔鬼方或炎帝后裔赤狄的姓氏,中国古代的魏、卫、怀、危、妫、归、韦顾、嵬名、回鹘等族名可能与鬼方同源),所以就连最晚西迁到欧洲的“吉普赛人”也一样被以“塞人”(注意“吉普”是一个独立音节,越南有吉婆岛,而吉普赛人和《西游记》演绎的昴日星官的母亲老鸡婆的形象不无雷同,并且昴星宿对于西北方民族的意义是很重大的,昴日星官的形象也和少昊部落鸟官传统密切相关)命名。历史上中国西北汉族也喜欢和中亚斯基泰“萨迦”、波斯“萨沙”、南亚“释迦”一样自称“洒家”,现在中亚还有“比什凯克”,后两个音节也接近“凯尔特”——有些突厥语习惯把“特”变成“克”,如“土尔克”、“塞克”、“黠戛斯”,吉尔吉斯人就是黠戛斯后裔,所以“凯克”完美对应“凯尔特”。
其实很多单词的雷同让人不能不联系到雅利安人的东方起源。比如西伯侯姬昌的大儿子叫“伯邑考”,似乎很不符合汉语人名的习惯(其实古汉语就是这样,所以远古的姓、名、字、号其实都是连用的,类似西方人姓名连成一长串,但是汉语习惯简化,后世就分别开来了。渐渐远古文化就变了质,当然不是说变坏了,而是变好了——更便于记载了),但是如果用英语解释就很正常,“伯邑”,英语"boy",“儿子”的意思(当然英语的boy可能就是起源于东夷的“伯夷”,“夷”者,东夷对人的自称也,“伯”者,老大也。为什么不分大小,所有儿子都叫“老大”呢?是希望孩子们争强好胜努力做侯伯——做霸也。年纪自有大小,年长者就是“伯”,能力也分高下,胜者为王称“霸”),“考”呢,“老”也,莫非这孩子就叫“老子”?有可能,也可能因为其早逝,因为“老”有“故去”的意思(可能这就是周王朝建立后对于这个boy的谥号)。因为“伯邑考”被商纣王处死,招致了周文王的愤恨,有了抵制商朝的心,不但称王,而且怀柔诸侯,三分天下有其二,为武王伐纣灭商奠定了基础。英语的“boycott”发音接近“伯邑考”,即使其有晚近的词源(据说是跟历史上某位横征暴敛的行政官员的名字有关,但自古横征暴敛的官员不止那一位,为嘛非得用他的名字命名?),其实它背后还有更古老的辞源,恰在东方找到:周文王结义诸侯,不就是“联合抵制”商纣王吗?说明晚到三千年前,华夏对西戎的政治文化影响依然是很大的(中亚尤其是叶尼塞河上游一带是中国古籍所谓的乾位,天之下都昆仑所在,应该与华夏有重要文化关联,那些公元前一千年上下的有商周特色的文物可能是东方文化西传的铁证),空穴来风,西周之国、周穆王与西王母的传说绝非无本。
注意东夷有木崇拜(绿色崇拜)和蓝色崇拜(及青色崇拜),英格兰,苏格兰,“格兰”发音接近green,也接近“蓝”。
木崇拜与蓝色崇拜乃太昊部落的文化传统,少昊的后裔也有保留(五行是有机结合的,不知为何东方的五行学说传到西方变成了四大元素说)。英国首都“伦敦”(London)发音实如“蓝靛”、“蓝屯”、“兰墩”(和“双墩”有共同词根),英语把土地说成“land”,也接近汉语“兰地、兰的网上彩票投注站、兰靛”,可能与伏羲之后蓝夷有关(朱学渊前辈论述过相关历史,咱不赘述)。
西戎有金崇拜和白色崇拜,这是与白帝少昊金天氏相关的,而西方的民族确实有这个喜好。
少昊文化西迁必有相关文化遗传也。
史记天官书:“昴曰髦头,胡星也,为白衣会。”
来看看德鲁伊教的白衣会。



“德鲁伊”(Druid)发音如“唐杜”,尧帝后代有“唐杜”姓,德鲁伊教的信仰形式和东方的巫教如出一辙,只有在特定的日子(跟天文历法很有关系),他们用金镰刀采集槲寄生果实收取树胶,金崇拜于此可见,而“树胶”,注意中国特产的最著名的出胶树种“杜仲”,和“德鲁伊”发音也极其相似。杜仲和槲寄生一样是重要草药。
英国巨石阵发音接近“石头和仲”(Stonehenge),有无可能是尧帝时期的天官“和仲”组织人力建立的观天台呢?(更早的葛天氏时代曾用木头?)英国考古专家在巨石阵附近发掘出青铜器时代早期一位弓箭手的坟墓。弓箭手——夷也,英国的长弓可能也是从东夷而来的传统(可惜未见这位弓箭手遗骨的基因检测数据呀),而英国人的聪明可能也跟从东方而来的多次的混血,以及孤岛效应对古代文化传统的保留有关。人们肯定要怀疑为什么其他地方的天官就没这技术,可能天官们是因地制宜,而上国也不会计较这些细节,只要历法数据——这种文化遗产才是重要的,我们的夏历、十二进制、十六进制、二十四节气、六十进制与西方的雷同就是这种文化遗产的体现,这即是天文学和数学的来源——“考究厘定”,calculate,后来大禹时代参与《山海经》编著的竖亥也干过,当然他是地理官不是天文官。西方文化的魔鬼其实是他们更早期的“野蛮”祖先,以头上长角的形象知名,其实我们的远古祖先也以头上长角的巫师形象闻名。英国的文化遗产英国人不清楚,却能用中国的古籍解释,这说明了什么?史前全球化呀!分子人类学不支持?分子人类学那点样本不过管窥蠡测,挂一漏万,在没有更丰富证据前,怎么敢胡乱臆测历史,不怕歪曲真相吗?基因数据无误,报道就可以了,非要画蛇添足大谈历史源流,就不怕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以讹传讹,误人子弟?
我们凤凰彩票国家建筑行业的祖师爷鲁班叫“公输班”,明明就是英语“construction”(尤其是前两个音节,和“公输”这个复姓完美吻合),鲁班是东夷人,与这么遥远的今日西戎的语言雷同,不又是佐证了少昊文化的西迁吗?哦,麦皋的,西方上帝,白帝呀。喂呀,维亚地名欧洲多,哥特,葛天氏有西迁的!英格兰,皋兰地,格拉丹东,grand;高丽狄,克里特,玛格丽特,great,……
历经摧残打击,德鲁伊教四千年不改东方传来之文化,可谓忠孝双全矣,英吉利夷,近世成为“日不落帝国”,宁非少昊也即他们的God之灵光钟爱之故?
尼堪——尼科巴——耐克——尼克松——诺盖——纳尔噶人(NAGARIS)——支奴干——支那——奴儿干——那加
达卡——大咖——达伽马——达喀尔——大家——大驾——duke——屠击——屠各——大衮——多罗——多览葛——朵甘——突厥
先蔑——思结——斯基——斯干——sky——先民——萨满——山姆——索格底亚那——素可泰——暹——闪米特
董理——dominate——domestic
扰——rear
给予——give
隗——魏——我——维吾尔——we
Live——莱芜——蠡吾——黎凡特(Levant)——立陶宛,锡伯族——希伯来——贝鲁特——伯乐——伯劳(伯赵氏)
马年了,河马也疯狂,前些天先后向狮子和大象挑战。河马(hippo,发音接近“锡伯”,渥洼水出天马,窝瓦河就是现代家马的驯化地;注意河马像猪,中国神话中的猪神跟水很有关系,跟大彭氏有一定亲缘关系的封豨图腾可能是犀牛或河马)——荷马——禾木
苏格兰最早的居民是皮克特人,发音很接近“pig”,可能与大彭氏有一定关系,皮克特人有纹身的文化,而中国南方也有纹身的习惯,可能不止是雷同,也有同源关系。旧石器时代的岩画等就有纹身现象的记录。而伏羲部落更是制定了俪皮嫁娶之礼,可能太昊时代制定的成年礼就是纹身,也就是“俪皮”,然后才能嫁娶,现代很多原始民族还有类似的习俗。这种习俗传到少昊时代也很正常(太昊至少昊,应该是一脉相传的文化)。
双墩文化有纹面女的形象,就是记载了当时的纹身(纹面)习俗。



估计大彭氏所在的淮夷东夷的一些太昊文化,随着历史的演变后世在中原式微(纹身在后世成为罪犯的标志,人们当然弃此文化唯恐不及)而在四裔仍旧流行。天空是“青蓝”色,这也是太昊部落崇尚的五行颜色。“青蓝”发音接近“祁连”,合音就是“乾”,通“天”,不奇怪老百姓为什么喜欢“青天”了吧,这是向“太昊”申诉。其实少昊“青阳氏”也是继承的太昊之帝德——青色崇拜和太阳崇拜的结合,所以与金天氏一样名垂千古(而更多任少昊却默默无闻了)。青海、兰州(皋兰——高丽、仡佬、green、grand、great,明显是从东夷传过来的词汇)、成纪、金城、武威、金昌、白银,这些地名其实都验证了西戎中很早就具有了太昊、少昊崇拜!结合《山海经》以及早期史籍,完美印证华夏文化的一统性。
其实皮克特人(“特”就是“狄”的自称,“狄”和“特”古音相通)和“伯邑考”(boycott)的主干词素压缩了都是英文“pig"(三个字母展开就是“皮易葛”三个词素)。熊罴长得也很像猪,皮亭、彼得(Peter)、郫县也可能都是与“pig”同源。
“皮克特”发音也接近“巴格达”,“巴格达”自古是很多国家的首都,也正是其国“伯邑”。发音和"pig"类似的“big”,大概和汉语“彭”(并封,并者,与“比”同意)、“丕”、“大”一样,也是词音词义上有关联的趋同变化。邶(邯郸地区也有彭城,又叫峰峰,合于前述)、贝州(其西边古有“鼓”城)、大别山、邲、大伾山、邳州、沛县(属于徐州,临近有丰县)、毗陵、淠河等地名可能与大彭氏有关,而鼙(小鼓)、陂(猪神和水也有关系)、庳(象与猪长相相似)、鼻(象和猪都以鼻子的长突有用为能)、狉(“狉狉”的意义和“彭彭”差不多)可能也有类似的语源。
岩画和纹身是绘画的起源,英语“picture”、“depict”、汉语“笔”、“贲”应该也是与“pig”同源的词汇。单单是英伦三岛,就曾经换过多少茬“主人”呀(其实更多的是民族融合,古华夏族也是类似于凯尔特人的松散民族聚集体),最后融汇出一个伟大的“不列颠”。阿拉赤县神州面积更大,类似的历史发生的更多!
以色列人自称“希伯来”,“希伯”的发音与西伯侯何其相似。西伯侯的祖先后稷就是从事农业的,后稷的后代有西迁的西周国,说不定就是领导了一批蚩尤遗民化做了中东的来夷,也就是以色列。犹太也就是“有邰氏”,后稷母亲的娘家,按中国远古从母亲得姓的传统,后稷可能是邰姓姬氏(“台玺”之名切合之),其后代有邰姓很自然,转化成父系制度的姓氏就是类似有熊氏、有虞氏的有邰氏。其实犹太的英语发音就是“周代”,说明英语更曲径通幽地证明着这一点,属于“旁观者清”(这旁观者当然认同《圣经》,不然人家怎么虔诚信仰基督教——稷祖教-祭祖教,甚至为了咱们的少昊金天氏这位上帝连人家的爹娘国主都不当回事儿)。以色列人可能最初就是少昊金天氏西迁后收养的当地童子(游牧民族有这个习惯,童子军由此而来。英语“童子军”——“Boy Scout”的发音也接近“伯邑考”,而“Scout”发音也接近“索格底亚那”、“苏格兰”、“宿卫”、“薛”,反过来说明徐戎曾经就是黄帝部落收养的童子军),上帝对亚当(阿丹,注意“疍民、丹麦”可能都是太昊少昊部落的遗民)说:“是我用泥土创造了你(本于中国女娲造人之传说,女娲也是某位伏羲,相当于太昊),你长大了为我作战(类似成吉思汗怯薛军)”,于是传播了一神教。以色列人在中东的历史似乎正巧是中国少昊文化衰微之时,也不无巧合。按理说,商朝的简狄吞蛋、日本的天照大神以及后世东夷其他神道系统,都是太昊传播的一神教,太昊在伏羲之后,以女娲最著名,故多以女神出现,五方上帝应当是各自布道,但以西方上帝最为成功,三大宗教几乎都是西方上帝的影响:佛教——阿弥陀佛;基督教——三位一体;伊斯兰教——安拉(上帝最初的自称,也就是:俺——阿拉)。中国以中央上帝黄帝和北方上帝玄武的影响最大。中国黄帝四面之说以及佛教四面佛的思想还是导致了多神教的出现,以监万国,统一文化,所以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都很包容并且强大。
彭姓来源于“并封”,“并封”这个图腾可能就是“联合、团结”的意思,团结起来力量大,所以“彭”乃有了“大”的意思。尤其是适应原始部落间会议、战争的需要,鼓成了进行联络的最主要工具,部落联盟制定计划,调度和指挥军队,没有鼓是不可想象的。“耳目”在古代战争中意义最为重大,收集敌情用间谍刺探,指挥作战没有旗鼓也不可想象,“旗鼓相当”这个成语由此而来。除了狼烟——烽火相望,一般用眼睛来进行信息交流不如用耳朵接听鼓声效果大,而且弄出个戏诸侯更滑稽(古代烧荒的事也不少,必须看准是不是上一个烽火台放的烟,需要建立高出林木的烽火台,其工程比制鼓麻烦多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个成语充分说明了“鼓”在战争中的重要性。
大彭氏又称豕韦氏,其实俄语“苏维埃”(转化为英语是“soviet”)的意思(联合,联盟)就是从此而来。类似的有室韦,唐代的室韦是由不同种落组成的松散联合体,正合乎“苏维埃”的意思。看来北狄文化很早就有了淮夷的影响。淮夷善于联合起来进行政治军事行动,从黄帝战蚩尤、尧帝命夷羿伐十日、大禹灭三苗杀防风、后羿代夏、商汤联合东夷灭夏到纣王征淮夷、周公救乱克殷践奄以及周穆王与徐偃王之争,无不闪耀着战争的光芒,其实纵横家(师出“鬼谷子”,注意鬼方与淮夷的渊源)的纵横捭阖就是“苏维埃”的智慧。这些先秦的纷争,客观地锻造出了水火不怕的汉族。欧洲国家瑞典、瑞士的国名,可能既本乎燧人氏,又本乎豕韦氏。诸子百家古有“名家”,名者,大事,师出无名,将士不力,人而无名,贵贱不齿。“豕韦”合音即为“随”,上古有随国,今见文物丰厚,几疑其必非小邦;中古有隋朝,一名其佳,内则统一九州,外破突厥于极盛,然终败于高句丽者,以豕韦本东夷,此乃其所不胜之方,呜呼!
近来山西出土了倗国、霸国等在史籍中“无闻”的诸侯国的墓葬。这些诸侯国可能就是怀姓九宗的后代——燕、赵、杨、晋、唐、霸、平、耿、安等地名在太行山东西都有,很多都是对称分布。不知和怀姓九宗有无关系?“倗”似乎和“彭”也就是“并封”是同音同义词(彭彭,就是朋,并行也)。霸国的原始瓷器、漆器似乎与越地文化有同源关系,帮助黄帝止雨的女魃可能在涿鹿之战后由于某种原因(黄帝死后,害怕蚩尤遗民复仇?)怀着黄帝的孩子避居了北荒(“神北行”,女魃可能是怀着黄帝的小儿子,因为是庶出所以成为戎狄,后来为了标明身份只好记在黄帝嫡妃名下),被战败的蚩尤部落的黎民丑化了她的形象(其实可能就是这位女萨满也就是女巫的真实形象,后世北方民族髡首秃发的习俗都是从女魃继承而来)。按,“霸”和“魃”同音,旱魃似乎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天照大神”——太阳一直晒着,就是不下雨。“霸”字本无所谓“雨”部,可能人们太希望旱魃不为虐之故,乃增“雨”旁。鲜卑拓跋氏祖先可能是黄帝女魃,所以确实是黄帝之后,由于后世实行父权制所以隐没了《山海经》中这重要史证。但女魃后代,不独鲜卑,霸国、都播、吐蕃可能也是女魃后裔。
双墩文化的所在地“蚌埠”这个地名,“蚌”与“彭”古音相通,“双墩”(即使晚到周、秦、汉时代)之布局也合乎“并封”(双封土)之意,其实英语单词前缀bi-、by-(表示“双”)与汉语“比、并、掰、贝、北”(贝类特指双壳类软体动物,单壳的叫蜾蠃螺蜗,“北”有“分北”一词,明显就是语言的原始形态)也是同源的。英语单词“pump”(以及泰国国王名字“普密蓬”)也是与汉语单词“彭”、“封”同源的。"pump"是“泵”,泵一般就是靠体积膨胀原理造成压强差来传送流体的,“彭”字的意义在其中矣。而不论压缩腔体定向排除流体还是膨胀腔体体积形成负压,腔体“密封”(普密蓬)这个条件是必不可少的。呜呼,七千年之地名文化甚至普通科技常识,在语言中一直未变,遗址和文物,就是铁证,这何其让人激动!!!太初有言,言与神同在,言从神出。而语言之神秘也足以让人震撼,比如庞贝城,因为其地名和“普密蓬”可能是同源的,结果被维苏威火山的岩浆岩和火山灰密封了一千六百余年。维苏威火山的名字也极其可叹——“维”者,危、魏、隗、威、韦……也,“苏威”,宿卫、苏维埃、宿务、苏拉威西,火山的形状不就是环拱的象形、团结的寓意么,火山喷发的破坏力不就是让人生畏么?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4/3/1 11:50:31 编辑过